Strict Standards: Only variables should be passed by reference in /home3/selphu/public_html/wiki.lovebosco.net/skins/GuMax.php on line 237
  • 登入
modified on 2008年7月10日 (Thursday) at 21:43 ••• 14,937 views

千謊百計/每集劇情

出自黃宗澤維基 Bosco Wong Wiki

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每集劇情

第 1 集

一九三五年,殷悅妹到上海的病院,探望躲在病榻的藍屏。雖妹不能說話,但她除努力替屏打氣,更說出義兄呂濤與義母魯四娘已到了上海,一切的事情將會轉好……

時間回到一九一九年,年約六歲的妹正與家人一起在上海火車站時,卻不慎為拐帶集團的四娘所捉去,而剛好遇上此事的濤,因欲阻止亦被拐走。兩人被帶到廣州,準備給毒啞變成乞丐成為集團一分子之際,卻因娘的良心發現,而將二人救走,三人亦從此一起生活。一九三二年,濤成為了上海的巡捕,而妹則順利由聾啞學校畢業,更練得一手好小提琴而為人稱頌;濤工作時搭到一隻陀表,因此展開了他不平凡的遭遇。

第 2 集

濤得娘之助,成功將車站前的喇嘛騙佬集團繩之於法,上司兼好友關炳及Roinson甚對他讚賞有嘉。濤遇上陀表的物主藍屏,原來屏努力尋找這陀表,因她相信此表與失蹤的戀人徐風的命運有關。上海金業大王藍世鳳因第十二間分店開張而極為滿足,但可惜因他最痛錫的女兒屏終日為失蹤了一年的男友之變得失常,令他痛心非常;但想不到屏變本加厲,竟冒用父親的字登報,在全上海人前對徐風道歉。鳳一氣之下將屏遂出家門;無家可歸的屏幸得濤相陪到天明,但發現了義兄失蹤了的妹卻為尋兄而流落街上……

第 3 集

濤為讓妹的音樂天分得以發揮,努力不懈地秧求著名小提琴家司徒教授與妹見面;另一方面,濤受屏所託調查風的行蹤,卻發現鳳早年曾是黑幫分子。屏不相信父親會加害風,濤卻發現自己暗喜歡上了屏。濤的努力終感動到司徒教授,在家人的鼓勵下妹成功發揮實力,令教授答應收為入室弟子。屏的惡夢頻生,濤特意開解更提點她不應胡思亂想。突然有一位呂先生自稱是風的好友,向鳳打聽有關風的消息;但鳳早已調查清楚其實這是濤所假扮。鳳心痛女兒請巡捕調查自己,竟在濤前誇說己將風沉屍黃埔江。司徒教授承認妹實力,更要她參加全國比賽,卻因此令妹遭教授的第一門生芷韻妒忌。

第 4 集

屏突然失蹤,濤擔心不已,最後從屏寄來的電報得悉依人到了天津;原來屏收到消息風身在天津,所以在沒準備下直奔天津,寄居在前僕人家中。妹寄住司徒教授家中苦練,卻苦無寸進,更被教授指責,情緒低落。家人到訪欲接妹回家,反令妹重新振作,堅留教授家中練習。屏因手頭拮據,特請繼母妙芝匯錢;此事給鳳得悉後,責罵眾人縱容屏只會令她不能自拔。教授約娘與濤及妹晚宴,席中更說出妹將有力奪冠,而可得到往維也納音樂學院受訓的機會,眾人不禁大喜。芷韻為止處處針對妹,但卻反而令妹的能力更上一層樓。在天津的屏竟以為自己遇上風……

第 5 集

因船期更改妹需於比賽後立即登船他往,濤與娘為免妹擔心,努力收起愁容,鼓勵妹好好比賽。韻最終被妹的真誠感動,將之前收藏了的小提琴歸還於妹。司徒教授通知濤妹突然失蹤,娘等四處尋找,終給濤在教堂尋回妹;原來妹不想離開家人,決意放棄大好前途。此舉得家人及坊眾支持,妹得以留下,而結果由韻勝出了比賽。屏得不到金錢接濟,為要繼續登報竟抵大衣,因此被凍病暈倒街頭;老僕人特意送上車票讓屏回上海,但屏竟寧流落貧民窟。鳳竟放下身段託濤到天津勸屏回上海,當濤到達時,看到衣衫襤褸的屏仍一心等待風,大受感動主動助屏,但竟發現風可能遇上海難……

第 6 集

濤通知屏的家人趕到天津,鳳等慌忙趕至,屏擔心會遭父親責罵,可是鳳全沒有此打算,只是慈愛地將女兒接回上海。在歸途上,鳳更說出自己對屏的期望,但屏私下卻與濤說出自己與風相識相戀之經過,並強調相信風仍在生,濤聽後無奈不已。經醫生診斷,說屏病入膏肓,需靜藥與吃藥。鳳痛心不已,為替女兒打氣討其歡心,更屈就自己於生日舉辦洋式生日派對;但原來屏假裝吃藥,而她更相信風將在平安夜出現。鳳邀請濤一家參加其生日會,席上他聽了妹的小提琴演奏後,更答應安排妹到小學教音樂;夜深,屏俏俏地自派對上消失……

第 7 集

妹正式到小學任教,卻被課室的混亂嚇呆;濤不放心偷偷到訪,卻發現妹已用音樂令學生們靜下來。屏病情反覆,鳳放下尊嚴,向屏坦白自己對女兒的關心,屏感動。妹最終被學生弄至一身糟,濤關心要她辭職,但妹此次誓死不從,最終濤軟化讓步。二人在街上遇上屏,屏說出發現自己曾替風立墓碑;濤擔心不已,更主動與鳳說會多陪屏出外走動,鳳大為感激。濤寧通宵工作抽出時間陪屏,可惜始終徒勞無功,屏的病情似乎變更得嚴重。但原來這一切都是繼母芝和弟弟燁的安排,原來芝想迫瘋屏,希望令鳳將一切交予兒子燁……

第 8 集

屏發現繼母芝服安眠藥自殺,從遺書中芝承認了一切事,更說出因知道鳳已得悉一切,自殺是因不想鳳加害燁。芝獲救甦醒,鳳亦趕到醫院大興問罪,更要濤逮捕芝兩母子。芝按奈不住說出多年委屈,原來鳳一直以為芝剛新婚便紅杏出牆,而更深信燁不是自己親兒;芝為免日後鳳將一切只交屏,唯有狠下心腸。在屏的努力下,鳳將芝安排到廣州,亦接受了燁為自己兒子之事。芝離開前,亦說出因查出風在船難名單上才想出此計;屏在風墓前與他告別,得濤與妹的友情照顧下,亦漸漸回復笑容。但在平安夜的晚上,風竟出現在屏與濤的眼前。

第 9 集

在病院上,風說出了失蹤一年的原因;原來他被診斷出患上癌症;因風覺自己時日無多,於是不辭而別。但在外流浪的他,卻幸運地在杭州遇上德國藉的醫生替他治病,令他奇蹟地復原過來;得悉此前因後果,鳳亦因此對風的警戒鬆懈了下來。另一方面,妹認識了自廣州流落至此地的劉欣欣,妹對落難的欣多番照顧,更從欣口中,得悉她本來是當地大茶莊的女兒,卻因受騙徒葉向榮所欺,被呃至人財兩失家破人亡。鳳主動招待風到家吃飯,更在席上主動邀請風到金行工作,令屏樂透。妹與欣在街上時,竟給她遇上榮,但榮竟就是風!

第10集

濤特意往找屏,欲偕她一起到杭州尋線索;屏經多番考慮,決定以到北平覓新店址為由離開上海。二人到達療養院,卻發現醫生已回德國,院長亦拒絕公開病人名單;兩人無助之際,卻有一修女主動提供消息,更力證風曾在這裡養病。回到上海,屏見風努力為金行工作,心中不忍之餘說出一切,幸得風原諒,更說出會與屏一生一世。濤看病床上被車撞傷仍昏迷的欣,擔心屏亦會變成如此。鳳得悉風有機會是拆白黨之事後,趕回上海與濤商量對策;濤到廣州覓得大量人證,更帶眾人到上海與風面對面對質,但是風面對眾人指責,卻面不改容,一臉無辜……

第11集

炳通知濤與娘,妹在杭州犯事被捕;濤與屏到杭州營救,發現原來妹特意到療養院欲查有關風記錄。最後屏以上海金王之女身分擔保讓妹獲釋;但屏怪責濤影響妹視風為壞人,兩人因此發生爭執。屏發現自己有身孕,風主動向鳳要求如屏結婚,更為此被鳳饕以老拳;鳳千萬不願意,最終也得就範。濤始終堅信風是拆白黨,更令娘心軟出手相助,親身以計試風是否有問題;風順利通過考驗,卻無法令濤釋懷。屏胎兒出現問題,風大感緊張,鳳一一看在眼中;濤從醫生處了解肺癌病人身上應有手術疤痕,欲與風求正時,兩人卻因此大打出手。

第12集

濤思前想後下終有決定,他向上司Robinson說出風是拆白黨,更說出已得鳳之要求,將風逮捕,為讓上司相信,他更發下毒誓及說願承擔所有後果。另一方面,鳳因風的表現,終於相信風;但此時濤與眾人前來逮捕風。風一面委屈,最後更當眾出示身上之疤痕以證自己清白;濤終因此事與屏及鳳交惡。欣最終死去,濤連最後之證明亦失去;濤意志消沉,向上司遞上辭職信。濤主動向風道歉,屏得悉後主動見濤,得妹之助二人恢復友誼。屏與風終結成夫妻,而在婚宴上,與濤及妹一起出席的娘,竟在席間遇上千門八將以各種身分參加宴會……

第13集

千門八將首領,化名為玉石商人夏學祺的茅泰,率其門下到娘家拜候;言談間更暗示將對濤與妹不利。娘跪求原諒放過三人,更欲自斷二指賠罪;最終娘以詐病之法令濤與妹陪她離開上海移居廣州。祺以玉石商人身分與鳳結為好友,二人更合資公司交預風打理;另一方面,祺門下茅菲亦以祺女兒身分,成功令燁愛上自己。屏與濤等一直以書信聯絡,轉瞬間,屏與風的兒子雨虹亦已三歲。屏與高中同學,上海財政部長之子程子謙重遇,而風亦對謙之妻子孫滬生產生興趣。另一方面,燁向已退休的鳳申告,說出金行之賬目在風管理下非常混亂。

第14集

生看見風拿著音樂盒緬懷孤兒院的種種,對他印象更好;在廣州定居的娘,偕濤及妹經營粥店漸上軌道,但另一方面娘亦刻意撕毀及扣起屏與妹之間的通信,以免濤趕返上海。燁跟蹤風,終發覺富將大筆現鈔交予他人;燁欲向鳳說出這發現,但鳳卻因病纏身卻無暇理會。燁無計可施唯有向屏坦白所見;屏向風質問,風竟坦言承認,卻說出金行因被迫害,所以動用該筆錢是用作賄賂政府官員,令屏覺得錯怪了風。濤主動約妹看戲,令妹心如鹿撞,不知濤是否對她有意。燁對南京歸來凰說出一切,凰深覺風有問題,竟向祺求助;祺派菲與凰一起查賬。

第15集

凰匿藏在房中拒絕外出,燁質問調查風之事的進展,卻令二人爭吵起來。菲與凰見面,要脅將凰在祺別墅查賬時,與她發生關係之事公開;但菲復又對他熱情起來,凰沒法接受此亂倫關係,變得既悔疚又混亂。風藉慈善網球大賽,成功拉近與生距離;另一方面,身為醫生的謙從屏口中得知風曾患肺癌後完全康復,不禁驚奇不已。菲主動與燁解除婚約,更向凰說已有身孕,要他向祺與燁交待;燁得悉後,憤怒不已當街打傷凰,但凰已無所覺。凰突然自殺,鳳大受打擊而中風入院;謙向屏查問為何鳳的醫生會開血管閉塞藥給他。屏大發脾氣,但鳳卻偶然聽見一切……

第16集

燁沉迷賭博,終被屏得悉,燁解釋不欲再看見金行金錢任人取去,倒不如敗於自己手中;屏大為心痛更答應鳳痊癒後將金行回復舊貌。謙發現鳳雖不能說話,但似有要事欲說出,遂費盡時間,以一筆一劃的問答方式「砌字」,將鳳想說的話記下。生在一日之內三次遇上風,兩人天南地北,好不快樂;這邊廂,在廣州的「管家仔粥」濤與娘等正忙得不可開交之際,卻遇上炳的探訪,從炳口中得知藍家發生巨變,濤與妹均不明為何屏在信中隻字不提。燁在賭場中被騙,誤會自己殺了人,忙命地逃離上海;謙致電屏,要她到醫院看鳳。屏剛得悉事實真相時,風竟尾隨而至……

第17集

娘私下將屏來信撕毀之事,終被濤與妹發覺;濤得悉屏之慘況,決意趕往上海營救。娘見沒法阻止,唯有捨命陪濤回上海對付千門八將;二人要求妹留在廣州,妹不想成為負累因此答應。鳳病危,臨死前成功改動遺囑,將家產只分予芝與屏二人。祺出手說出金行已欠下他大筆金錢,要屏與芝交出股權;屏表面虛與委蛇,一方面與謙暗中計劃將千門八將趕出藍家。屏成功在眾面前否認債項及向風提出離婚。濤與娘剛回到上海,卻立刻遇上假修女冰;屏與謙欲帶兒子暫離上海之際,卻因風早在車上動了手腳,令車墮崖,二人重傷昏迷。

第18集

生與風趕往醫院探望,醫生說出兩人情況嚴重將長期昏迷;生大受打擊,不明為何二人會一同遇上意外,風卻乘機施計,令生覺得屏與謙之間可能有姦情。濤與娘在上海被黑幫狙擊,因此沒法與妹通信;濤為要與千門八將作戰,不惜要求娘教他千術,欲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。妹在廣州苦候二星期卻亳無家人音訊,最終忍不住到上海尋親;生高興地告訴風,謙有機會甦醒,風卻殺機頓現。妹在舊居尋不著濤,唯有先探望屏,亦因此目睹風殺謙之經過。風趁機會佔有生,千門八將亦準備向生的父親埋手;此時濤卻突然出現在屏病榻前。

第19集

屏被風送回藍家休養,眾人本欲待風聲稍鬆便殺害屏以奪家產。濤與娘在賭場嬴下大錢,更以派錢之舉,引群眾一起往找祺等人,更當眾揭開眾人千門八將之身分;妹終與濤等人會合,將風殺人之罪證交予濤。祺與風等與芝上律師樓轉讓股份之際,卻發現原來屏已立下遺囑,如死去便將所有遺產贈與慈善機構,令風等被迫改變計劃;另一方面,濤欲潛入藍家,卻被風發現;但原來屏已甦醒過來,只是扮作昏迷以尋脫身之計。風利用生之助,安排千門八將接近她的父親,前將軍孫虎成;娘認為時機成熟,於是帶濤與妹欲揭發風等的陰謀……

第20集 (大結局)

濤帶同親人、巡捕、Robinson與逃脫了的屏到酒樓,在成面前與千門八將對質;雖濤將殺人證據公開,但仍被風等以機智混過;最後濤說出在潛入藍家時已裝下錄音機,並將眾人談話內容錄下。成在盛怒下,仍提出給五天時間讓濤提出證據,但亦明示欲打他主意的人將沒有好下場。千門八將表面上並不相信濤會提出證據,但亦透露出不安;祺為平息眾人懷疑,主動派人跟蹤濤等人。果然濤與娘及妹在不同的地方,帶同盒子向巡捕房進發;祺的手下成功阻截了濤與娘,但妹卻成功將裝有錄音帶的盒子帶回巡捕房。千門八將開始內訌……